13910533897

《刑事审判参考》总第110期第1193号:圣德·阿美·强走私毒品案——如何运用间接证据认定“零口供”走私毒品案

文章来源:刑事审判参考总第110集      (责任)编辑:马德军律师-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更新时间:2020/4/1      浏览:936

撰稿: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蔡绍刚 郇习顶  ;审编:最高人民法院刑五庭  马  岩

(一)基本案情和裁判结果


被告人圣德·阿美·强( Sunday Amejuma John,别名Micheal),男,1982年9 月3 日出生,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国籍。因涉嫌犯走私毒品罪,于2013年3 月29 日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苏州海关缉私分局逮捕。

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圣德·阿美·强犯走私、运输毒品罪,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被告人圣德·阿美·强与他人合谋,由他人以联系业务为名与江苏省张家港友诚科技机电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友诚科技公司)员工张某取得联系,并以邮寄样品为名,将毒品藏在其中走私入境。2013 年1月16 日,藏有可卡因的样品包裹(邮单号CP298700481BR,可卡因藏在包裹内的菜谱中)从巴西联邦共和国被邮寄给张某。同年2月7 日,该包裹被苏州海关驻邮局办事处查获,从菜谱中查获可卡因318 克。后圣德·阿美·强与张某联系,让张某将该菜谱寄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麓景西路34 号。张某根据民警的指示将毒品替代物邮寄至上述地址。2 月22 日,圣德·阿美·强在该地签收邮件后,被民警当场抓获。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条第一款之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别规定的以外,都适用该法。被告人圣德·阿美·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伙同他人违反毒品管制法规,将可卡因318 克以邮件方式走私入境,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毒品罪,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圣德·阿美·强伙同他人走私毒品,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一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圣德·阿美·强犯走私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随案扣押的手机等物品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圣德·阿美·强不服,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其上诉理由主要是:其没有参与走私毒品犯罪;是其朋友AKIM 让其代收包裹,且只有这一次;是其朋友AKIM、SUNDAY 让其汇款200 元;其对笔记本电脑内查询快递的记录不知情;号码为15817072419 的手机系案发前一天晚上AKIM 给其的,此前没有使用过,请求改判无罪。其辩护人提出,圣德·阿美·强主观上不明知包裹内藏有毒品;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圣德·阿美·强就是包裹的所有人或接收人;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量刑过重,建议将本案发回重审。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经公开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相同。另查明:2013年1月6 日至2月22 日,上诉人圣德·阿美·强收取“收件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麓景西路34 号、收件人Micheal,联系电话15817072419的快件共计7 次。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上诉人圣德·阿美·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伙同他人采用隐匿手段从境外邮寄毒品可卡因318 克入境,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毒品罪。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相关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裁判要点


运用间接证据认定零口供走私毒品案件的方法。

毒品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到案后常提出自己对毒品不知情、被他人蒙骗的辩解,司法人员在无法利用被告人的有罪供述、相关证人证言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如何利用被告人实施的客观行为推定其主观故意,准确认定其主观明知,就十分重要。本案是一起被告人以定制电子产品为名,利用制造商转寄毒品方式走私毒品的案件。被告人归案后“零口供”,始终作无罪辩解,其辩护人亦提出无罪辩护意见。法院依据查证属实的间接证据,最终认定了被告人主观上明知是毒品而伙同他人将毒品走私进入我国境内的事实。现具体分析如下。

1. 本案证据体系的特点。

第一,缺少能够直接认定被告人圣德·阿美·强( 以下简称圣德)伙同James走私毒品的直接证据。本案中,从巴西联邦共和国(以下简称巴西)发货的上家包括James在内均未归案,圣德归案后始终辩解系受朋友AKIM之托代为收取包裹,主观上不知道是毒品,更没有参与走私毒品。证人张某在案发之前对James 以邮寄样品为名走私毒品的事实也不知情。两名证人即快递员证实圣德以本案的同一收件地址、收件人、联系电话收取了若千个包裹,但两名证人对包裹的内容不知情。因此,能够直接证明圣德伙同James走私毒品的直接证据既无圣德的有罪供述,又无知悉走私毒品经过的证人证言及上下家的证言等直接证据。

第二,间接证据较多。包括:(1)证实被告人圣德与证人张某电话联系转寄特定包裹以及包裹中像书一样的物品的证据。有手机通话记录、手机短信、顺丰快递邮寄单、汇款凭证等证据。(2)圣德在收取包裹后被抓获,并当场查获了特定包裹。(3)在圣德住处搜查到的笔记本电脑内查获查询本案快递单号的上网记录,查询单号为204019215245 邮件的记录在2013 年2月21日有10 次,22 日有3 次。查询过单号为CP298700481BR 邮件的记录有2013年2月17 日21时01分1次、18 日10时25分1次。在圣德住处搜查到的硬面笔记本内有圣德自己书写的友诚科技公司的名称、张某联系地址和电话。(4)圣德的号码为15817030740 的手机内留存有2013 年1月2日向vitorg gvolvo(13660026124)发送的内容为友诚科技公司的地址、电话、联系人张某的短信;2013 年1月17 日向Sunday 95 two( 13725289486)发送的内容为“cp 298700481br ems”的短信。以上这些证据均为间接证据,不能仅凭单个间接证据直接认定圣德伙同上家James 分工配合实施了走私毒品进境的犯罪事实。

第三,被告人圣德始终“零口供”,辩称其朋友AKIM 让其代收包裹,且只有这一次;AKIM 让其汇款200 元;其对笔记本电脑内查询快递的记录不知情;其号码为15817072419的手机系案发前一天晚上AKIM 给其的,在此之前没有使用过。其辩护人提出圣德主观上不明知包裹内藏有毒品;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圣德就是包裹的所有人或接收人。概言之,圣德及其辩护人均主张圣德无罪。

出于对本案证据体系的不同认识,本案在处理过程中也出现了分歧意见:一种意见认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被告人圣德主观上明知在涉案包裹内藏有毒品,认定圣德具有犯罪故意的证据不足。另一种意见则认为,尽管缺少直接证据,但根据圣德已经实施的客观行为蕴含圣德的主观故意,可以认定圣德伙同他人以邮寄方式走私毒品进境。可见,本案是运用间接证据认定毒品犯罪案件中明知问题较为典型的案例,有必要对本案的司法证明过程及依据作深入分析。

2. 如何运用间接证据构建案件主要事实。

直接证据能够直接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即何人实施了何种犯罪行为。间接证据虽不能直接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但能够直接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某些环节,裁判者借助逻辑推理,整合、构建出案件主要事实,达到证明案件主要事实成立的诉讼目的。相对于运用直接证据证明案件事实而言,依靠间接证据认定案件事实是一个缜密的推理过程。裁判者在对每一个间接证据查证属实、确认其真实性的基础上,挖掘、评判每一个间接证据与案件事实存在的关联性,是使间接证据具有证明力的关键。而对间接证据关联性的评判主要指间接证据所包含的事实信息与案件主要事实之间的关联性。

本案中,以案发时间为序,存在如下间接事实:(1)被告人圣德与证人张某联系邮寄特定的包裹、特定的物品。2013 年2 月17 日,James 通过网络告知张某,Micheal 会与张某联系,Micheal 的手机号码为15817072419。30 分钟后,张某收到号码为15817072419 手机的来电,来电者自称Micheal,并让张某尽快转寄James的包裹(包裹内的一本菜谱中藏有可卡因318 克),在张某提出需要邮费200元后圣德立即汇款,并马上给张某发送了“收件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麓景西路34 号、收件人Micheal,联系电话15817072419”的短信。另一名证人即快递员郭某某证实其2013 年1月6 E 至2 月22 日向Micheal 即圣德派送邮件7 次,每次都事先与号码为15817072419 的手机联系,都是圣德接电话并接收包裹。(2)2013 年2 月22 日,圣德收取特定的包裹,并被当场抓获。(3)圣德跟踪查询本案快递的流程信息,自己在笔记本上写了友诚科技公司和张某的联系地址及电话。2 月21日,查询单号为204019215245 邮件的记录有10 次,22 日有3 次;2 月17 日至18 日,查询过单号为CP298700481BR 邮件的记录各1次。(4)圣德在给张某汇出邮费200 元后,马上将银行汇款凭证通过网络发给了James,James 又通过网络转发给了张某。(5)圣德在本案邮包从巴西寄出之前( 即1月2 日,该邮包于1月16 日在巴西交邮),已经掌握国内收件单位友诚科技公司的地址和联系人张某的电话;本案邮包从巴西寄出之次日(即1月17 日)圣德即掌握了邮包的跟单号码“cp 298700481br ems”。

以上事实信息紧紧围绕从巴西邮寄的包裹中藏匿毒品的菜谱而展开,该菜谱因James 欲邮寄产品样品而从巴西寄出,被告人圣德因James 推介而与张某取得联系,为转寄菜谱而支付邮费,因收取包含菜谱在内的特定包裹而被抓获。事实信息之间的关联性显而易见,并已形成环环相扣的证据锁链。但是,从如何证明圣德与James 合谋的方面来看,这一证据锁链可能无法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释。但其一,上家James 告知张某,Micheal 会与张某联系,而圣德很快就与张某进行电话联系。其二,圣德支付邮费后将汇款凭证发送给James,James 又将汇款凭证发给了张某。从源头来看,张某只是把本公司的名称、联系地址以及个人联系电话告知James,而圣德的手机在2013年1月2 日就收到了该信息;在涉案包裹从巴西寄出的次日(即2013 年1月17 日)就收到了该包裹的跟单号码。因此,如果说仅仅依据前面的事实信息尚不能完全证实圣德与James合谋,但加上后两条事实信息,就可以把圣德与James 共同犯罪的事实确定下来。

3. 如何根据行为人的客观行为推定主观要素。

毒品犯罪属于故意犯罪,行为人主观上应当明知是毒品,而行为人是否明知,属于其认识问题,最有效的证明方法是取得行为人的供述。但在行为人否认明知或者不予供认的情况下,很难通过其他证据直接证明。最高人民法院2008 年印发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采用了推定的方法来代替直接证明。推定是在基础事实得到充分证明的基础上,根据经验和逻辑直接认定推定事实的成立;在证明客观行为的基础上,根据行为人的某些客观行为直接认定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推定是证据裁判原则的一个特例。因本案被告人圣德始终“零口供”,无法依据其供述认定其主观明知,只有从其已经实施的客观行为中推定其主观上明知是毒品。

被告人圣德在本案藏匿毒品的邮包尚未从巴西邮寄之前即已掌握国内收件人张某的相关信息,在该包裹从巴西邮寄后的第二天即掌握邮单号码,在该邮包进人我国后的第一时间即与张某联系,并要求张某尽快转寄像书一样的物品菜谱(其中藏有可卡因318 克),多次催促张某将邮包中像书一样的物品转寄到广州市其提供的地址,在张某提出要求其支付远高出正常邮费的汇款要求后当即应允,圣德在转寄后第二天即进行多次跟踪查询。根据这些基础事实,圣德要求张某转寄从巴西邮寄来的一本普通菜谱,该菜谱既非急需用品,又非值得支付高额邮费通过他人费时周折转寄的贵重物品,更非有纪念价值的特定物品( 圣德始终没有作此供述),而圣德在获悉张某将邮包寄出后非常关注该邮包进程,并急于收取该邮包,在案发后却极力开脱与该邮包的关系。从圣德实施的以上行为来看,依据经验法则和逻辑法则,圣德主观上对单号为CP298700481BR的邮件中藏匿毒品系明知,具有走私毒品的犯罪故意。这是本案以客观行为推定行为人主观故意的过程。

4. 完善间接证据体系——行为人无辜的排除。

运用间接证据认定毒品案件事实,在证明犯罪客观要素和主观要素之外,对行为人的辩解须给予足够重视,即还应当能够排除行为人的无辜辩解。在司法实践中,行为人的辩解主要集中于其客观行为之上,因此对行为人辩解的认定至关重要。运用推定方法认定行为人主观故意需要严格遵守无罪推定原则。行为人犯罪时的主观心态隐藏于行为人之内心,通过客观行为推定行为人的主观心态时必然受到司法人员的认识能力、经验、社会阅历等条件的限制,如果结论不是唯一的,就要依照疑罪从无和有利于被告的原则作出认定。并且,行为人“不能作出合理解释,不能举出反证”在证明力上仅仅起到增强审判者内心确信、排除行为人遭受蒙骗被他人利用实施毒品犯罪这一合理怀疑的作用。真正能够证明行为人实施毒品犯罪的证据在于行为人自己实施的一系列客观行为,真正推定行为人主观故意的基础事实是行为人实施的客观行为,而非不合理的解释或者没有举出反证。司法工作中对这一点应当予以高度重视。

本案中,被告人圣德提出系其朋友AKIM 让其收取包裹且只有一次,是AKIM 等人让其汇款200 元。经审理查明,2013 年2 月20 日,证人张某系应Micheal 的要求从张家港市寄出邮包,不是应AKIM 的要求,邮包载明的收件人Micheal 即为圣德; 圣德在邮包寄出后即通过网络查询邮件进程10 余次,首次查询时间为2 月21日05:59,早于其供述的AKIM 于2 月21日晚上要其代收该邮包的时间。依据其辩解,AKIM于2 月21日晚上才要其代收邮包,故圣德在此日之前无法了解邮包的存在以及邮包的邮单号,更无法查询该邮件的进程。2013年2 月18 日12 时25 分,圣德向张某账户存款200元,该200 元在张某提出要求后即汇出,而依据圣德在侦查阶段的稳定供述,AKIM 等人当日均不在广州市,也没有证据证明在圣德答应汇款要求后,圣德与AKIM联系协商汇款事宜。况且,侦查机关根据圣德提供的线索也没有查找到AKIM 等相关人员。故行为人圣德提出系AKIM 让其代收包裹、AKIM 等人让其汇款200 元的辩解无证据支持。

被告人圣德还提出其对笔记本电脑中查询快递信息的事情不知情,系其朋友或邻居查询的;号码为15817072419 的手机系AKIM 于2013 年2 月21日晚上所给,其此前没有使用过该手机。经审理查明,圣德使用的笔记本电脑内关于快递单号204019215245 的查询记录在2013 年2 月21日有10次,首次查寻时间为5 时59分,22 日有3 次,其中一次为0时31分。根据生活常识,通过网络查询快递流程需依据快递单号才能进行,而本案无证据证明圣德的朋友或邻居知悉该快递单号,且其朋友或邻居在凌晨到其住处查询快递跟单信息有违常理。快递员郭某某的证言证明,郭某某每次向Micheal 即圣德派送邮件时都事先与号码为15817072419 的手机联系。郭某某的手机号码与号码为15817072419 手机的通话记录显示,2013 年1月6 日至2 月22 日,两部手机通话14 次。证人张某的证言、短信记录、通话记录等证据证明,2013 年2 月18 日至20 日,Micheal一直使用号码为15817072419的手机与张某进行联系。故圣德即为收件人Micheal。圣德提出的号码为15817072419 的手机系AKIM 于2013 年2 月21日晚上给其,在此之前没有使用该手机的辩解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

根据以上分析,被告人圣德的辩解不足采信。之所以在间接证据体系中还应当存在能够排除行为人无辜辩解的证据,主要目的在于排除行为人没有实施犯罪事实的可能性,验证各项间接证据之间、间接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是否存在矛盾,以及矛盾是否得到了合理排除,最终认定全案证据指向同一案件事实,在本案中即为得出圣德伙同他人实施了走私毒品犯罪行为的唯一结论。


(三)实务点评


本指导案例所阐明的问题,与之前发布的[第638号]傅伟光走私毒品案和[第952号]巴拉姆•马利克•阿吉达利、木尔塔扎•拉克走私毒品案两个指导案例一样,都是毒品犯罪中行为人主观明知的推定问题。但本案案情方面与之前发布的两个案件存在较大不同。之前两案都查发在海关旅检现场,推定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明知相对较为容易,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是通过邮件渠道邮寄毒品,其辩解的空间较大,因而推定主观明知的难度也更大。近年来的缉私执法实践中,毒品快件走私案件中的难点,一个是抓捕实际收寄件人,第二个就是在无法取得认罪口供的情况下证明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明知。所以,本指导案例对于办理走私毒品案件特别是“零口供”的快件毒品走私案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指导意义。

我国现行《刑事诉讼法》第六十六条规定:“只有犯罪嫌疑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案件事实;没有犯罪嫌疑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案件事实。”该条又同时强调:“对证据的审查,应当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从各证据与待证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据此,可以明确,对于“零口供”且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主观明知要素的案件,并非不能综合其他间接证据进行审查判断以推定其主观明知。

联系方式

手 机:13910533897

邮 箱:madejunlawyer@icloud.com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和东路20号院正大中心2号楼